我的电子产品折腾史

小学篇

早在幼儿园时期,我就已经会使用电脑。小时候我经常去我爸单位玩电脑,2003 还是 2004 年春节期间,我爸把单位的台式机搬到家里,那是当时单位机房唯一一台 Windows XP 的电脑。后来他又把那台电脑搬了回去,换成了另外一台 Windows 98 的机子(也搬回去了)。我上了小学,7 岁生日那天,我爸买了一台神舟品牌机作为生日礼物。

我爸买过不少电脑杂志,早期是《电脑爱好者》,后来是《电脑迷》。《电脑迷》每期都附送一张光盘,我就把它放进光驱,玩玩上面的小游戏。有一期光盘附带了一款影子系统软件,我根本不懂,便把它安装上了。结果有一次我玩了一下午的游戏,重启系统后游戏进度还原回去了。

我爸小时候家里有一台电视游戏机,他和他朋友经常在上面玩魂斗罗、马里奥等游戏。那台神舟电脑买来以后,他就把 FC 模拟器和这些游戏 ROM 下载下来,我看着他玩,之后我也开始玩。由此埋下了后来我在马里奥游戏圈的伏笔。

时间来到 2007 年。那年寒假,我表姐给我安利了跑跑卡丁车,随后我自己注册了账号。除夕夜我在网通二区开了个角色,名字是乱打的英文字母。匹配到一位玩家,我和他谈笑风生,连续玩了好几把。寒假结束后就不玩了,那个号的密码也忘了。

这一阶段我还玩一款叫 The Italian Job 的开车游戏,一开始不会玩,只会瞎逛,直到倒计时结束。后来我才知道要跟着屏幕上方的箭头走,箭头会指向目的地。有一次我打开游戏的 code/exes 目录,发现了从 stg001 到 stg099 的各种 exe 文件,我随便点了一个,看到的是我在这游戏中未曾见过的世界。我才明白,这游戏不只有任务模式这一种模式。直到今天我依然没事会打开一关自由驾驶玩玩。

我小学三年级开始经常不交作业,上课开小差,家长直到五年级才强力要求我纠正,随后我的考试成绩回到了班级的主流水平。但电脑我一直都在用,每周末家长都给我上午一小时下午一小时的时间。

2008 年寒假,我登录央视网,想下载当天播出的《动漫世界》,于是就直接将网页保存到本地。打开一看才发现不对,我只得到了几个大小仅为几 KB、后缀名为 .asp 的文件。

我四年级时候玩得最多的游戏是《帝国时代 2》。当年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给班上所有同学都添加一个游戏内的用户,然后脑补游戏中的 AI 是谁谁谁。后来我又通过我爸,接触到了《国家的崛起》(盗版商管它叫帝国时代 4),这部游戏有 AI 辅助玩家的功能,于是我就看着自己的文明从远古时代一步步走到现代。之后我又受我表哥和另一位同学的影响,下载了红警,并且玩的不是那个垃圾共辉,而是原版尤里的复仇以及一部优秀 mod《兵临城下》。

2009 年暑假,我重新下载到了魂斗罗和超级马里奥,并且这一次有各种不同版本,魂斗罗一代、二代和「三代」(魂斗罗力量),以及超级马里奥的 FC 一到三代和各种 flash 版。年底我家搬到新楼房,那台神舟电脑也搬了过去。超马三代我玩到 6-5 时卡关了,我上网查找攻略,却搜到一个叫永远的马里奥(Mario Forever)的游戏的攻略。我就下载了永远的马里奥,玩到 8-3,又卡关了。后来得知,我下载的是 2.16 版,而当时的最新版本是 4.4。我又搜了永远的马里奥开发者 softendo,搜到了百度永远的玛丽吧,就这样我注册了百度帐号,开始了贴吧生涯。我又在 2010 年 6 月 26 日申请建立 marioworker 吧。贴吧的事情这里就不细谈了。

小学毕业考试后没过多久,那台神舟电脑就罢工了,于是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我就没再碰过电脑。

初中篇

2011 年初,我爸把单位配发的惠普笔记本带到了家里。上初中后,家长对我使用电脑不再过多限制,只要作业写得差不多就让我用。我便重新下载了各种马里奥游戏和 FC 游戏,永远的马里奥已更新到 5.0 版本,该版本虽然有一些 bug,但流畅度优于 4.4,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所谓的 MF5.0 党。过年时,我大妈送给我一部山寨品牌(AEAPPLE)MP4,我就把我爸电脑上所有我下载的内容转移到 MP4,相当于将它当作一部 U 盘或者移动硬盘。后来家里宽带停掉了,我就只能玩上面的一些单机游戏。有一次我出门把 MP4 放进装有钥匙的口袋里,回家后我绝望地发现 MP4 内屏损坏了。虽然屏幕坏了,但其实作为移动硬盘还算能用,我也可以凭记忆打开音乐播放模式。后来,我把它弄丢了。

2011 年暑假,我爸到移动营业厅花 450 元办了一张新手机卡,送了一部酷派 T60 手机。这部手机虽然是全触屏的,但本质还是一部功能机,而且它最大的缺陷是无法安装 TF 卡。由于家里已经断网,我便拿这部手机上网,在上面安装了掌上百度 App,用来浏览贴吧。那部手机支持 .jar 应用程序,而且用久了会出现内存不足的问题,尽管相比我用过的其他按键功能机,那部酷派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2012 年寒假,我爸允许我持有这部手机,每当作业写完,我就一直刷贴吧。那还是 5 元 30M 的时代,我完全没有关注过流量,也就不会意识到我一直在超额使用,直到有一天短信提醒话费余额不足 20 元,我才发现我将上面的几百元话费全部花完了。后来我又自己办了一张 SIM 卡,办完以后还是在不停地使用流量,办卡时充的 50 元没过几天就花完了。不久后,我爸把他电脑和那部酷派一起带走了,我就陆续找到我爸不用的长虹手机、我姑妈不用的山寨机,它们的使用体验都远不如那部酷派。在受够了那糟糕的体验后,我自己买了一部 NOKLA 手机。把它带回家后才发现,它是一部山寨机。它的外观不错,采用金属后盖,比较轻薄。没过多久,我妈就拿走了它,将它作为她店里接打电话的专用手机。

与此同时,家里那台神舟电脑修好了。但用过我爸的笔记本后再去用那台神舟,会明显地感知电脑速度很慢。原因是前者搭载第一代酷睿 i3 处理器和 2GB RAM,而那台神舟虽然被师傅升级为 1GB RAM,但处理器却是 2005 年的赛扬单核。我已经升到初三,不好意思向家长提什么要求。之后我拿回了那部酷派,但之前办的卡还在我妈店里,于是我又办了一张新卡,这张卡就是我正在使用的手机号码。

有一天中午放学,校门外面有人发传单,我拿起来一看,是宣传平板电脑的广告。平板电脑这玩意我不是没有听说过,再看看上面的价格,7 英寸 Android 4.0 的平板只要 699 元。2012 年国庆节那天,我真的去宣传单指的那家店里买到了它。这部平板的型号是原道 N12 豪华版,也是我第一部自己的智能设备。它采用瑞芯微 RK2918 处理器、512MB RAM 和 8GB 存储。买平板的事情起初没告诉家长,直到有一次我把它带到学校,体育课上交给同学一起玩,被举报后才被家长知道的。我爸没有没收我的平板,和 PC 一样,周末可以使用。有一次我上原道官网,原道提供了 N12 的 Android 4.1 固件。值得一提的是,固件上传时 Android 4.2 还没有发布,这意味着我第一时间用上了当时最新的系统。刷机需要清除数据,我便用 360 手机助手备份所有 APK。我 root 了平板,安装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管家类软件,我印象中最多安装了超过 100 款 APP。而且当时我家没有 Wi-Fi,所有 APP 都是通过 PC 上的手机助手下载的,拔掉数据线后把平板拿回我的房间它就是一部娱乐机。目前,我在酷安建了个 N12 的应用集,其中包含了当年使用过的大部分 APP。

那部酷派电池不行了,但我手头没有别的手机了。我只好拿我爷爷的手机,打开上网功能,使用自带的 UC 浏览器和 QQ 上网。这是一部电信定制的中兴按键机,体验异常不错,稍好于之前使用的山寨机。由于临近中考,我家长禁止我使用爷爷的手机,我就又去移动营业厅买了一部 400 元的智能机。这部手机是新天地 H1997,浅粉色外观,采用 MT6575 处理器、256MB RAM、2GB ROM,搭载 Android 2.3 系统,配置比 N12 还低,而且不支持任何 3G 网络!这波有点亏啊,买来没过几天就被家长没收了。不过带来的好处是,我的摸底考和中考成绩令人满意,随之我考进了县里最好的高中的宏志班。

到了暑假,我去了西安,第一次亲眼见到了苹果 iPad。那是一部第三代 iPad,配置碾压一众 Android 平板。我又拿到了我堂哥的旧平板(品牌好像是艾诺),和我的 N12 类似,也是 7 英寸屏幕,配置接近(采用全志 A10 处理器)。我把它拿到我睡觉的床上,睡着的时候把屏幕压坏了。原因是那部平板是软屏,而我的 N12 放床上压不坏是由于它采用玻璃面板。这是怎么知道的?西安之旅没过几天,我就不慎把 N12 的屏幕干碎了。

我家网又停了,我并没有要到那部新天地,我便带着我妈淘汰下来的三星按键机去了西安。回程路上,我又一次压坏了三星按键机的屏幕。回来后,我拿到了我爸用过的中兴手机。由于是电信单卡定制机,用不了我的移动卡,我就把我爷爷的电信卡插了上去。那部机子配置甚至比 H1997 还要低,采用高通单核处理器,Android 2.2 系统。我将它当作热点机,为我的 N12 平板提供网络。我在 N12 上登录 Google Play 和亚马逊的应用商店,下载了不少 APP,由于流量远远超过了手机卡的 5 元 30M 套餐,导致手机欠费数百元,关键是欠费了还不关停上网功能,所以根本就没察觉到。

有一次我和我妈发生了矛盾,于是她把 N12 平板砸坏了。此后一年,我与家长的关系处理得很不好,发生了一系列比较极端的事情。

混乱篇

N12 被砸坏了,那台神舟电脑也再次罢工,我手里没有任何可以联网使用的电子产品了。于是我再次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买了一部智能机,至尊宝 T868。它采用展讯 SC8810 处理器、256MB RAM、2GB 存储,支持移动 3G 网络。被家长发现后,连人带手机被揍了一顿。

年底,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家重新连上了网,并架设了 Wi-Fi,我爸也把他电脑重新带了回来。我开始在那台笔记本上安装 Android x86、Ubuntu 等系统,还下载了 Ghost 镜像并用它给笔记本安装了 Windows 8.1。后来家长又允许我携带手机了,我就把 H1997 要了回来,但那部手机内存太小了,所以我只能安装个位数的 APP。我把它 root 了,用 ES 文件浏览器删掉了部分系统 App,重启后变砖了。网上实在找不到 H1997 的刷机包,但那部手机看起来非常新,有点可惜了。此后我又背着家长买了一部中兴 U817,这是我买的第一部大厂手机,它的硬件配置远超之前的机子——双核 MT6517 处理器、512MB RAM、4GB 存储,再加上我有了 8GB TF 卡,新机的使用体验真的比以前强不少。然而,那张 TF 卡是假冒的,买来两个月后就出现了故障,显然是一张扩容卡。

到了暑假,我和家长的关系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就要求我爸购买一台新的平板电脑。没想到,他直接同意了,于是我的第二部平板——原道 N90 四核 IPS 到手了。它的处理器是瑞芯微 RK3188,四核 Cortex-A9 架构,1GB RAM、16GB 存储。参数虽然很好看,但体验不久后发现,系统优化真心不咋地,有时比我手机还卡。结果,这部平板我给了家长使用,两年后被我随之前提到的几部单核手机作为电子垃圾扔掉了,我至今都对此感到后悔。

年末,我全家去北京旅游,我爸答应我回来后配一台新电脑。我原本想建议他网购,结果他托他朋友装了一台,配置为 AMD 速龙 X4 760K 四核、4GB RAM、500GB HDD、HD6450 亮机卡,花费三千左右。我记得当时店家说,i3 是双核、速龙是四核,所以选了 AMD。随着我这方面的知识不断扩充,我意识到这套配置具有不少局限性。

这一阶段,我对数码设备的欲望十分强烈。因为我无法忍受原道 N90 的体验,我认为低价安卓平板已经不再适合我,我就委托我表姐从日本带了一台 iPad mini 2。不得不说,iPad 的体验远超之前我用过的设备,32GB 的容量在 2015 年可以安装许多游戏大作。此外,这是我更换手机最频繁的时期,从 2014 年 8 月到 2015 年 5 月先后买了六部手机(包括中间退换货的),这其中除了一部华为和一部红米,其他的都可以称之为电子垃圾(配置连 N90 都比不过)。我现在觉得这已经不能简单用冲动消费来形容了,不过最终总算消停了。

新电脑刚买来时是放在我爸卧室里,后来又挪到了我房间,但路由器和调制解调器没有挪。这就导致我不得不插一个随身 Wi-Fi 当作无线网卡,打 LOL 延迟奇高,根本没法玩。之后电信升级家庭光纤宽带,光猫装到了我房间,延迟的问题解决了,但新的问题又来了,我家的腾达路由器每隔几天就会抽风,无法连接外网。这一问题直到更换路由器后才解决。

折腾篇

拥有自己的电脑后,便开始了折腾之旅。首先是操作系统,电脑刚买来时预装的是 Windows 7,之后换成了 Windows 8.1。Windows 10 发布后,我第一时间升级了,从此我自己主力环境永远都是最新正式版 Windows。我还做过一个挑战,即在同一硬盘上同时安装 Windows XP、Vista、7、8、10 还有 Ubuntu,为此还将硬盘清空,丢失了全部数据。

除了 Windows,我也尝试了其他操作系统,首先是黑苹果(Hackintosh),我在远景论坛查阅资料后尝试安装 Yosemite,居然能进系统。AMD 处理器有替换内核,但显卡并不是免驱的。由于并不完美,我最后把它格掉了。后来 OS X 出了新版本,由于新版系统内置了 SIP(系统完整性保护),我没能再次成功安装。然后是 GNU/Linux,由于涉猎不深,我只知道有 Ubuntu 这个发行版,好在它开箱可用,易于安装。在使用过程中我发现,这个系统要啥没啥(我是把它当作 Windows 的替代),应用商店里我只认识 Chromium、Firefox 和 LibreOffice。我下了个 Android SDK,找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打开,查阅资料后才知道需要通过终端运行。我感觉没意思,就把 Ubuntu 格掉了。2015 年底,Android 平板深度定制系统 Remix OS 出了 x86 版,我抱着好奇心试了下,AMD 处理器的兼容性问题导致其有不少小毛病,所以我没怎么认真使用就放弃了这系统。之后的 Phoenix OS 以及更高底层的 Android x86 也一样,尝鲜之后就删了。

Android 手机也是一大折腾对象。我第一次刷第三方 ROM 是给华为 C8816D 刷魔趣 4.4,那个刷机包只适配了单卡版华为 C8816,因此副卡失效,系统可用性不高。买了红米 2 后,由于小米系刷机的便利性,我先后刷了 MIUI 开发版、国际版以及若干第三方 ROM。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有个原生 ROM,是从一部预装高通工程测试系统的手机提取的。不过最终我还是回到了 MIUI,从此我主力手机就一直都是小米,使用最新开发版系统。2016 年,我从移动营业厅花 1200 元购买了红米 Note 3 双网通版(这波太亏了,没过几天全网通版就发布了,这个价格可以买到 3GB+32GB 的高配,而我买的是 2GB+16GB 的标准版),此后我就不再线下购买手机、平板等数码产品。双网通版搭载联发科处理器,而内核迟迟不开源,导致双网通版刷机包以官改和移植为主。我对数码产品有洁癖,所以绝大部分此类 ROM 我都看不上,唯一一次刷第三方是刷 Flyme,但试用不满意,又刷回去了。相比之下,全网通版被称为刷机小王子,不仅包多,官方维护也相对积极,底层更新到了 Android 6.0。我爸买了一部高配,后来淘汰给我使用,不过我并没有刷机。最后这部手机主板坏了,我换了小米 Max 2,在此之后我基本不给主力机刷机了,偶尔搞搞闲置机器。2018 年 6 月,我更换了 iPad,买了当时最新的 iPad 2018 128GB 蜂窝网络版,后来我意识到我并不需要蜂窝网络,不过这也带来另外一个好处,就是机器更保值。

Windows 10 经过几次大更新后,配置要求越来越高,亮机卡的游戏性能也严重不足,于是我先后添置了一块 GTX750Ti 显卡、一根 4GB 内存条以及一块 240GB 固态硬盘。这样一来,这套配置 除了 CPU 稍显过时,算是达到勉强能用的水平了。NVIDIA 提供了 macOS 下的显卡驱动,我最终 成功安装 了 macOS High Sierra,虽然还是依旧新鲜感一过就格掉了,但我从未如此喜悦。后来我分享了 EFI,不过由于一些配置上的原因,我把它封存了。

2019 年春节,我西安那位堂哥来了,听他说他的主力系统已经由 Windows 切换到 deepin。我一想,deepin 不是做 Windows Ghost 系统的那个吗,于是上网搜了下,是个国产 GNU/Linux 发行版,激起了我的兴趣。成功装上 deepin 后,因为 deepin 自带 Wine,里面的应用商店有不少常见的国产软件,我顿时觉得这个发行版不错。这次尝试虽然令人大开眼界,但我把 deepin 格掉后却进不去 Windows 了,连 WinPE 也进不去。我把硬盘拆下来,备份数据,经过一番捣鼓,最后没办法,重装了系统。这故障的原因也挺玄乎的,居然是主板 UEFI 启动项被无效项占满了。

2019 年 4 月,我建立了自己的博客。10 月,我凭借对建站这一块的摸索,建立了 Mario Forever 社区,这期间我开始接触 GNU/Linux 命令行。一开始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就用了 OneinStack 一键包,服务器软件没有选 nginx,偏偏看了不知道是谁写的教程选了 Apache;PHP 扩展一个都没装,在安装 MediaWiki 时撞了不少坑;不会使用 service xxx reload 这种命令,要么直接重启服务器(还是从阿里云控制台重启的,其实只要 reboot 就行),要么 service xxx restart(并不优雅);网站搭了半年多后才意识到备份的重要性,一年后才学会将网站数据备份到外部空间例如对象存储,并彻底不用密码登录 SSH……虽然做的时候自我感觉良好但其实我是真的菜。

2020 年 6 月,我第一次 亲自组装了台式机,并添置了第二块 SSD、无线网卡等部件。近两年,我认识了更多 GNU/Linux 发行版,如 Debian、Fedora、Arch、Manjaro 等,这些发行版我都安装了一遍,但都由于无法满足我的使用需求而被我放弃。由于 CentOS 8 提前结束支持,我把 VPS 的系统换成了 Debian,保持至今。2020 年 12 月,我买了树莓派 4B,虽然没能避免吃灰的命运(笑),但我没有把它卖掉的打算,说不定未来会有用的。

后记

正如前面所写,我从小摸爬滚打至今,有许多美好回忆,也有不少黑历史。折腾给我带来了不少乐趣,但我有时也为此熬夜甚至通宵,这给我带来了健康问题,去年 6 月,我身体出现了些许不适,我被迫降低折腾的频率。现在我认为,身体健康是第一位,比满足自我更重要,我也转变了观念,不在充斥着戾气的环境下无谓地浪费时间,取而代之的是做能产生实际价值的事,如果能助人为乐那再好不过。

这篇文章我自 2020 年底开始撰写,直到今天才写完,可能有些地方显得语无伦次。最后,贴上一张之前拍摄的电子垃圾全家福。

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